第一百一十九章 经年始再见(1/2)_蔷薇引_都市全能魔尊

蔷薇引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流光如电,四季轮回,又是一年花红草碧时,正是春游的好时节。https://

  “亦余心之所善兮,虽九死其犹未悔2。”

  高长恭坐在马上,望着一地萋萋碧草,春色无边,却发出不应景的一声感慨。

  “听你这话,似乎是在朝堂上遇到了不顺心之事?”我在马上侧头问他。

  高长恭掩饰地一笑,“无事。佞臣和士开已死,我开心还不及,还有何事不顺心的!”

  这些年来,在朝廷里作威作福、兴风作浪的除了祖庭陆萱一党,还有太后的亲信和士开3。和士开权倾朝野,气焰嚣张,滥用私权,荒淫无耻,百姓多有怨言。可就是这样不可一世的人,竟在前一天晚上,被一名剑客一剑毙命。他这一死,一时间,朝野上下大快人心,百姓拍手叫好。

  可我看高长恭并没有多高兴,便道“和士开死了,可祖庭骆提之流还在,你又如何能真正开心起来?”

  被我说中,高长恭的烦恼不自觉显露,“自太上皇仙逝,祖庭行事越发肆无忌惮,完全不把其他大臣放在眼里,只顾谄媚陛下,引诱陛下耽于享乐,沉迷酒色,不理朝政。我和斛律将军多番相劝,陛下非但不听,反而对我们越加厌倦。”

  我见他如此烦恼,便出言试探,“长恭,你有没有想过,远离这一切纷争,退离朝野?”

  高长恭认为,朋友之间,应倾心相交,不该拘礼生份,总是不厌其烦的纠正我的称呼,让我直唤他的名字。长此以往,我也懒得反驳,随他去了。

  “退离朝野?”高长恭先是讶然,随后无奈苦笑,“如今齐国内正有奸佞作乱,外有周国陈国虎视眈眈,正是内忧外患之际,我如何能抽身?”

  马儿很平静地啃着青青细草,可我的心内却不平静,“可你若再这样与他们作对下去,迟早有一日会遭到他们的报复,我怕你会……”我不敢再说下去。

  高长恭听完,面上虽有忧色,眼神却坚定决绝,“齐国正内外忧困,我若只想着个人的安危,而离开朝廷,放任祖庭陆萱之流祸乱朝纲,弃齐国于不顾,便是不忠不义。我是齐国子民,生为齐国男儿,理应为国效力,我决不能在这时候离开陛下。”

  我看他如此坚定,便知道我是劝不动他的,齐国是他的信仰,他是绝对不会放弃的。

  一时间,空气如积水般沉寂,莫名的凝重。

  老天似乎也被压抑的气氛所影响,阴风乍起,大朵大朵的乌云沉积,天色如墨水浸染,风势渐急,前来踏青的行人纷纷散去,我调转马头,也打算离去。

  周遭的花木被风摇得簌簌作响,花叶辞树,随风散落。一点轻红打在我的素白面纱上,好似雪中落下一点梅,头上的幕离4摇摇欲飞,长长的面纱被风掀动,飞荡在空中。

  一个不慎,大风吹飞了幕离,我急忙伸手去抓,却只抓住虚无的风。眼看幕离在空中,随着飞花落叶一起飘飘荡荡的向远处。我连忙下马去追,高长恭亦跃下马帮我。

  郊外的一株桃树枝叶乱摇,纷飞的桃花打落在我身上,落花点点,如雨如雾。放眼望去,白色的幕离越飞越远,最终缓缓落下,被不远处的一个人抓在掌心。

  我的视线落在了那个拿着幕离的人身上,在目光交汇的一瞬间,身子仿佛被什么击中,蓦然一震,步子如冰霜般凝结,竟无法迈开。

  对面的人亦是一脸震惊,漫漫如星落的桃花雨下,他手中的幕离如柳枝飞荡,淡蓝色的衣衫上落了点点桃花。一片飞花似梦,连这个人,恍惚也是在我的梦中。

  如梦似幻的红雨中,遥遥相望,时隔多年再见莫子忧,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什么也想不起来,几乎不能思考。一时间,天地无声,时光如静水,停止了流动。

  “这位兄台,你手上的幕离是我夫人的,可否将我夫人的幕离还给我?”

  高长恭谦和有礼的声音拉回了我的神志,我急忙拉低视线,刻意不去看对面的人。

  “夫人?”久违的清朗的声音响起。

  感觉到有强烈的注视落在我身上,我微微抬眸,轻轻走上去,挽住了高长恭的手臂,对他温柔一笑,瞬间如秋水静美,干净清透。

  莫子忧迟疑地把幕离交到高长恭手中,高长恭笑着接过,我将他的手臂挽得更紧了。高长恭微微一惊,神情古怪地看着我,我却笑得更加柔和了,“夫君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  莫子忧的视线落在我们交挽的手臂上,目光一颤,仿佛被什么刺伤,忙别过脸,低下眼帘,遮住了眸中不知名的情绪。

  高长恭虽然奇怪,却什么都没说,任我拉着他转身回走。

  淡青浅黄的衣裙随风猎猎作响,偶有几点淡红拂落衣间,我也没有回眸驻足,而是一跃上马,调转马头。从始至终,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蔷薇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都市全能魔尊只为原作者樟木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樟木清并收藏蔷薇引最新章节